阳江信息港

当前位置:

解放军史上残酷阵地防御战国军从这里开始

2019/06/20 来源:阳江信息港

导读

1948年10月10日至15日,中国人民解放军东北野战军为保障主力攻克锦州,阻止国民党“东进兵团”援助。解放军东北野战军第4、第11纵队等部

  1948年10月10日至15日,中国人民解放军东北野战军为保障主力攻克锦州,阻止国民党“东进兵团”援助。解放军东北野战军第4、第11纵队等部在辽宁省锦州西南塔山地区对增援锦州的国民党军所进行的一次长达6天6夜的防御作战。东北野战军8个师顶住敌军11个师的进攻,战斗是异常激烈。创造了“模范的英勇顽强的阻击战”范例,彻底粉碎了蒋介石的北援计划。塔山阻击战的胜利,保障了解放军主力攻克锦州作战的胜利。

  国民党败于塔山

  有人说一个位于锦州城南的小村庄,有一个蒋介石一生都没能解开的谜团。

  1948年10月15日,锦州解放,连通东北与华北之间的大门猛然关闭。国民党军数十万精锐部队被封锁在了东北,从而奠定了解放军在辽沈战役中的胜局。

  闻听锦州失守,已经年逾六旬半生戎马的蒋介石禁不住潸然泪下。他费尽心力想要保住的锦州,终于还是丢掉了。

  1948年10月16日,也就是蒋介石痛失锦州的第二天,他乘坐“美龄号”总统座机专程飞到锦州城南一个叫“塔山”的村庄,并且在村庄上空盘旋了整整两圈之后才黯然离去。

  锦州失守和这个小村庄之间有着怎样的关联?辽沈战役能不能胜利,关键在于首先能不能攻下锦州,攻锦州能不能胜利,关键在于堵住由葫芦岛上来的“东进兵团”的增援之路,而堵住这个增援之路的咽喉要地就是塔山。

  正是发生在塔山的一场阻击战,打破了蒋介石增援锦州的计划,也奠定了解放军在整个辽沈战役中的胜局。而辽沈战役的胜利,从根本上改变了国共双方总兵力的对比,从而使全国解放战争的进程比毛泽东的预期提前了两年。

  有台湾学者说,国民党之败,败于塔山。

  塔山村的独特还要从它的地理位置说起。塔山村,原名塔山堡,距锦州约30公里,距葫芦岛不足10公里。两锦公路穿村而过,北宁铁路傍村而行,是国民党“东进兵团”从葫芦岛增援锦州的惟一交通要道。

  如果说锦州是连通东北与华北的门户,那么,塔山便是锦州的门闩。而正是这个门闩,让蒋介石终痛失锦州,继而失去了整个东北。

  蒋介石实在想不明白,自己11个师的精锐部队,再加上海陆空炮火协同作战,怎么就无法逾越塔山这个小小的村庄?

  国共双方争夺东北

  为了得到这块黑金,蒋介石不惜血本将自己精锐的印缅远征军调入东北,这其中就有国民党五大主力中的两支--新一军和新六军。

  1946年初的时候,解放军吃了很多苦头,明显的例子就是沙岭的战斗。解放军6个团对阵新六军二十二师一个团,战斗打了3天3夜。解放军伤亡6000人,新六军伤亡800人,还成功突围。

  如果担任东北野战军总司令的林彪,只会这样在黑土地上节节败退,那么蒋介石就不会把这个他昔日的学生,叫作“战争的魔鬼”了。那时在黑土地上,所向的蒋介石怎么也不会想到,仅仅3年之后,他就要挥泪告别东北,告别这支他器重的部队。

  解放军在东北起初节节退却,从山海关一直退到松花江以北,但是一施行土地改革,形式就大变。据《东北三年解放战争军事资料》统计,3年中黑土地上有名农民参加了解放军。

  那几年,共产党领导的东北野战军很忙,忙着土地改革,忙着大练兵,忙着整风运动,忙着诉苦运动,忙着秣马厉兵,忙着磨刀霍霍

  那几年,在东北的国民党军也很忙,刚开始到东北各个都是贪污腐化,争着突击结婚“五子登科”,抢房子、条子、票子,结果各个腰囊丰满。这样,还有谁愿意打仗呢?国民党精锐的印缅远征军部队,到了东北后就失去了战斗力,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腐化。

  国共双方磨拳霍霍

  此刻,远在西柏坡的毛泽东嗅到了黑土地上丰收的味道,他不仅要将整个东北收入囊中,而且还要将东北的50余万国民党守军全部歼灭。

  步,就是要关闭锦州这扇东北的大门。毛泽东的这一步棋,蒋介石看得非常明白。锦州一旦失守,不仅东北的50余万国民党军成了翁中之鳖,更相当于踢开了华北的大门,到时解放军的东北野战军长驱直入,那后果是不堪设想的。因此,他一定要在此地与解放军来一次大决战。

  当东北野战军主力集结锦州城下的时候,蒋介石也在积极部署,他计划从华北和烟台抽调7个师,加上葫芦岛原有的4个师,共11个师组成“东进兵团”。从葫芦岛方向向锦州增援,更派出几乎全部的空军力量和海军强大的战舰火力协同,由第十七兵团司令侯镜如指挥。侯镜如,黄埔一期学员,曾参加过台儿庄会战、忻口战役、徐州会战等重大战役,是国民党军队中战功赫赫的高级将领。

  将沈阳地区的新一军和新六军共11个师,再加上3个骑兵旅组成“西进兵团”,从沈阳向锦州增援,由第九兵团司令廖耀湘指挥。廖耀湘,毕业于法国圣希尔军校,在抗日战场战功卓著有“抗战中的狄青”和“中国巴顿”之美誉。

  按照蒋介石的计划,届时两个强大兵团东西对进,再会合锦州守军,就能将东野主力夹击于锦州附近。

  塔山之战正式打响

  1948年10月10日凌晨4点,国民党“东进兵团”对塔山正面阵地发起了猛烈进攻。在铺天盖地的炮火中,塔山之战正式打响。

  蒋介石不仅组织了11个师的陆军兵力,还投入了大量的海空军力量,这其中就有号称当时世界上的“重庆号”军舰。蒋介石在塔山孤注一掷,还可以依靠坚船利炮。而林彪和吴克华所能依靠的只能是东北野战军四纵4万多名年轻指战员的血肉之躯。

  35岁的纵队司令员吴克华尽管早已身经百战,但这样残酷的考验还是次。继打渔山失守之后,紧接着便是更猛烈的进攻,各个阵地的战况报告应接不暇地传到了他手里。敌机低空投弹,炮弹密如蝗群,几十分钟落弹5000余发。工事全被摧毁,铁轨枕木漫天飞舞。

  猛烈的进攻与猛烈的还击在塔山同时进行着,四纵全体上下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十二师师长江燮元对部下说:“我看着你们,你们看着我,是死是活,咱们在一起。”三十四团团长焦玉山、政委江民风留下遗嘱:“如果牺牲了,就把我埋在阵地上。”只解沙场为国死,何须马革裹尸还。

  这一天,国民党“东进兵团”共发起了9次冲锋,但每一次都被击退。战至下午4点,海潮退尽,被国民党军队攻占的打渔山又重新回到共产党军队手里。

  辽沈战役结束之后,《东北三年解放战争军事资料》中给予了四纵这样的评价:参战次数多,干部战士伤亡很大,部队作战决心很顽强,不怕伤亡不叫苦,执行命令坚决,善于打阵地战,也能打运动战,在防御战斗中有顽强的战斗力,特别是塔山阻击战斗很有成果。突出的就是勇于牺牲精神,就是死打硬拼不怕死。

  而这种顽强的战斗精神,日后一直伴随他们走出塔山,走进平津战役、衡宝战役、广西战役和对外自卫反击作战等诸多战场中。

  艰苦的塔山阻击战

  1948年10月,为攻占连通华北与东北的门户锦州,尽快形成将盘踞在东北的50余万国民党精锐部队围堵消灭的态势,在位于锦州南约30公里的塔山村外,国民党“赵子龙师”与共产党四纵狭路相逢。

  独立九十五师号称“赵子龙师”,宣称在华北战场没有一块攻不下来的阵地,没有丢过一挺机枪,是国民党军中的,主力中的主力。如果没有这样强劲的对手,塔山阻击战就不会成为中国解放军历史上为残酷的阵地防御战。如果没有这样强劲的对手,吴克华将军也不会把塔山一战视为自己军事生涯中为残酷的一仗。

  面对顶着炮火冲到了近前的国民党军独立九十五师,二十八团二连指导员程远茂

  对身旁的战士们说:“一定要顶住敌人。子弹打光了用刺刀,刺刀捅完了用枪托,枪托打烂了用石头,石头砸完了用牙咬。”说完以后就端着刺刀冲出了战壕。程远茂带着一个连守着一个桥头,阻击了一昼夜,取得了守桥胜利。

  四纵政委莫文骅这样回忆那天的战斗:打光了手榴弹,就拼刺刀,拼石头这一天,是敌人投入兵力多、火力猛、进攻凶的一天,也是对塔山存亡有决定意义的惊天动地的一天,不知有多少枪托被砸断,不知有多少刺刀被捅弯,不知有多少鲜血染红了饮马河的水。

  这一天战斗结束后,指导员程远茂在阵地上清点人数,全连115人,只剩下18人。

  这一天,国民党“赵子龙师”伤亡过半,也没能突破塔山阵地。据说,塔山阻击战结束后,国民党“赵子龙师”原本三个团的兵力,已不足三个营了。

  锦州攻坚战正式打响

  此时,东北野战军攻占锦州部队,经过几天的激战已经陆续扫清锦州城垣外围据点,直逼锦州城下。

  14日凌晨1点,解放军东北野战军四纵司令员吴克华收到消息,锦州外围的战斗已经结束,决定于当日上午11点,对锦州发起总攻,并命令十一纵和两个热河独立师在周边牵制敌人,直接支援塔山正面作战。

  1948年10月14日5点30分,国民党“东进兵团”展开4个师的兵力,向塔山阵地发起全线攻击,敢死队冲锋,督战队押后。

  上午11点整,锦州攻坚战正式打响。黑土地上的这场较量,也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若此时塔山失守,不仅之前所有的流血牺牲都将付之东流,而且还会带来更大的牺牲。

  锦州城经过一天的激战,国民党统帅部已经失去了锦州守军的任何消息,增援锦州的“东进兵团”也只有一搏。这一天,国民党驻守北平的装甲战车终于运抵葫芦岛,在葫芦岛督战的国民党总统府战地督查组组长罗奇自信地认为,有了俗称“水牛”的装甲战车攻上塔山,不会再有任何问题。

  1948年10月15日凌晨2点,趁着夜色大批国民党军悄悄潜进了共产党东北野战军第四纵队的阵地,一场新的鏖战即将展开。“东进兵团”的敢死队悄悄潜进了塔山阵地,这本来会是一场成功的偷袭,但他们着装上的一个细节,却出卖了所有的努力。这场精心策划的偷袭以失败告终,天亮以后国民党“东进兵团”,派出了5个师的兵力,在督战队的逼迫下发起了规模的全线进攻。

  经过之前5天的激战,四纵的防线比任何时候都更加稳固。

  一招失利满盘皆输

  1948年10月15日傍晚,一天的战斗结束后四纵只能加紧修筑工事,准备迎接的狂飙。时任东北野战军第四纵队三十六团通信股股长的张万年到阵地上去巡视,却无意中听到了一个天大的好消息:锦州解放了!

  锦州解放,意味着国民党增援锦州“东进兵团”的彻底失败,那些被罗奇视为制胜法宝的装甲战车部队,在塔山已经没有了用武之地,参加塔山阻击战的部队官兵,甚至都不曾想到胜利会来得如此之快。

  一招失利,满盘皆输。自1948年10月15日锦州解放之后,10月19日长春解放,

  11月2日沈阳解放,辽沈战役结束。1949年1月10日,淮海战役结束。1949年1月31日,平津战役结束。国民党在大陆的统治,以一种摧枯拉朽的状态瞬间崩塌。

  1948年11月1日,也就是东北全境解放的前一天,从塔山战场上走下来已经改番号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十一军的东北野战军第四纵队,告别了关东父老踏上了新的征程。那些曾经喊着“保家保田”的口号放下锄犁扛起长枪的战士,他们的世界早已不只是家乡的白山黑水,早已不只是遍地的大豆高粱。他们要的是一个祖祖辈辈都没有见过的新家、新国、新天下

小儿肠痉挛腹痛难治吗
小儿肠痉挛腹痛饮食注意什么
小儿肠痉挛腹痛有哪些症状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