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江信息港

当前位置:

鸿元 第326章黑魔现身

2020/02/15 来源:阳江信息港

导读

鸿元 第326章黑魔现身在白山城一个小巷里。“姐姐,我饿。”一位粉面少年,大概有十二三岁摸样,这少年长得好看自不用说,而且

鸿元 第326章黑魔现身

在白山城一个小巷里。

“姐姐,我饿。”

一位粉面少年,大概有十二三岁摸样,这少年长得好看自不用说,而且非常乖巧,此刻已经是午后了,少年可能是饿了,拉着一位彩衣少女央求道。

“在挺一会,就到了城东客来欢客栈,姐姐让你尽情的吃,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好不好,弟弟乖!”

“好吧。”

粉面少年有气无力的应道。

初夏季节,山里雾气很大,就算城里也是快到晌午,雾气才会散尽。

太阳挣脱出来后,显得非常燥热,瓦檐上路面上的露水很快就干了。

姐弟俩走了半个时辰,才找到客来欢客栈。

小二上前热情的招呼二位。

“二位贵客住店还是打火?”

“住店,但是我这个弟弟饿了,有什么好吃的,尽管上来就是了。”

这位一身彩裙,相貌还算过得去的女子,倒是挺豪气,直接扔给小二一金锭,十两为一锭,小二接过一看是四通钱庄的,不由欢喜,更加热情了。

在民间流通的前有很多种,但是实惠的就是四通钱庄的钱币;金银铜币。

但是也有金锭、银锭,这一般都是本地豪绅携带,普通人家,有那么一小袋铜币就算拥有很大的财富了。

而商铺和客栈酒楼等,一般都喜欢收四通钱庄的钱币,这样就算收了假的损失也很小。

金锭银锭付账,那可要看是什么那家的了,四通钱庄的的那是没的说,可是本地流通的或者外乡的,小二是不敢收,那些若是存入四通钱庄,少得缩水四成。

一是质地上,二是手续费,这两样就得少扣去四成,若是质地差得太多,那么就得撞墙了。

这女子出手就是四通钱庄的金锭,想来一定是哪家豪绅家的贵小姐,小二殷勤侍候,掌柜的也和蔼。

这时辰也不是饭口,食客很少,所以后厨出菜也快,在那位粉面少年唠叨中,客栈的酒菜就上来了。

“小弟你先吃着,姐姐去办点事,一会就回来,好吗?”

“姐姐你忙去吧,呜、、”

粉面少年见到吃的什么都不管了。

女子来到柜台前,玉手张开,手中拿着一块普通玉佩,在掌柜的眼前晃了一下。

掌柜的看清楚后,脸色一变,稍微一顿,然后转身向后面走去,女子轻起莲步跟在后面。

两人来到后院,左转有间客房,这后院的普通客房一般都在后面那两城小楼,唯独在主楼左边这间客房是豪华的,也不是一般人能入住的。

“您请。”

来到门口,掌柜的侧身做了个请的手势。

女子点点头,走了进去。

掌柜的将原本敞开的门轻轻关上,然后挥了挥手,两位彪悍的护院快步赶了过了。

“守在这里,任何人不得靠近。”

掌柜的严厉的吩咐道。

“喏!”

彩衣女子走进屋,在厅堂中略一停顿。

“郦薇小姐请坐。”

随着珠帘晃动,一位老者从里间端着一壶茶走了出来,他来到作案前,将茶壶放到座上,来到主人位前,这才转身向彩衣女子做了个请的手势。

彩衣女子皱皱眉,主人的傲慢,让她很反感,但是她并不想计较这些,来到客位坐了下来。

“我要的东西可曾运到?”

“啧、、噢,只有一批到了这里,另外几批正在途中,你可以在这里享乐几天我会给你安排的,嘎嘎,包你满意,恩,也可以现在开工。”

老者撩了一下眼皮,拿起茶壶对嘴喝了几口这才傲慢的回答道,他没瞧得起眼前这个女人,言语中带着轻薄。

彩衣女子眉头皱得更紧了,她顿了顿,嘴角一撇。

“十天后我在东宛城黎家庄园等货,告辞。”

彩衣女子站起身,冷声道。

“啪,你什么意思?”

老者一顿茶壶,不悦道问道。

“因为你是个蠢货,我不放心。”

女子毫不留情的回道。

这女子原本决定在这里接手一批货,做出一些成品,可是这位老者傲慢和对她轻薄的态度,让她感变了主意。

东宛城在砬前城西南三百里处,那只是一座小城,但是却在深山老林里,只有一条通往那里的路,现在被张革占据。

“你以为你是谁呀,啊呸。”

女子走了两步回头对老者啐了一声。

“你!!!哇哈哈、、、”

老者气的一瞪眼,转而却仰天大笑。

“你以为到了这里还想离开呀。”

老者身形一晃就挡住了女子去路。

“嘿嘿、、。”

彩衣女子冷笑一声,毫不畏惧的看着老者。

“不想死的难看,就乖乖的给姑奶奶赔礼道歉。”

“你个臭、婊、子,今天、、、啊、、火火、、”

老者喷着污言,抬起手来去抓女子,忽然抬起的手臂燃起了黑色火焰,他慌忙扑打,却根本就扑灭不了。

“欺负姐姐,我烧死你。”

那个粉面少年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老者身后,他手指头上,黑色的火苗吞吐不定。

“收他一臂,算作惩罚。”

女子对少年说道。

“烧死算了。”

少年嘟着嘴道。

“留着他给他的主子传个话,不要搞小动作,不然,哼、、、!”

少年小手做了个斩的动作,老者那条燃烧的手臂,七根断掉,落到地上前,化成粉尘。

等老者回过神来时,女子和那位少年已经走了,高级客房中传出凄惨的哀号声,让两位似乎睡着了的护院猛然惊醒。

、、、、、、、、、、

黎辉还没完全从梦境中挣脱出来,张显叫了几声没有回应,只好将他拍醒。

“啊!您回来了。”

“好了,你收拾一下你祖上的骨灰,我们走吧。”

“什么,骨灰?”

黎辉疑惑的追问道,他还没意识到,他那几位故去的老祖遗骸已成为几堆骨灰了。

“是的,你那几位祖上的骨灰。”

张显重复了一遍。

“啊!!怎么会是这样?”

黎辉完全清醒后,这才弄明白怎么回事,不由悲呼。

“好了,你的几位老祖为了把传承输送给你,耗尽了精元。”

张显这么一说,黎辉忽然明白了一些事情,也就是原本有些模糊的梦中情景。

“你们这一脉衰落的原因,一是因为捡来的这块陵墓,看似灵气充足,却不知道这也是一处地底阴煞喷发点,包括你在内,你们的后人来此祭祀祖先,却没留意都沾染了煞气。

以至于修为到了一定境界都会发生经脉隐痛,气海运转不畅的弊病,修为就算不停滞进展也很缓慢,这都是阴煞之气作怪。

另外,你们这一脉,得到的传承只是建邺城黎家真正传承的一半,因为你们的开国之主,没来得及把后半部传承,交给其子,便暴病而故,我说的可对。”

在走出陵墓前,张显对黎辉解说道。

“你怎么知道的?”

黎辉大为惊异。

“你仔细想想,你那几位先祖合力拼尽一丝精元,把传承度给你时,没有交代吗?”

黎辉停下脚步,闭目沈思,良久睁开眼睛,眼神怪异的看着张显。

“唉,我咋怎么命苦呢。”

张显知道黎辉得知了因果,不由哀怨道。

这个世界很奇特,人死后,元魂消散,但是却留下一丝怨念,它附在本人的尸骨上,如果选择葬身之地灵气充沛,这丝怨念不会不但能保持尸体不腐,而且怨念还会强大起来,有的还会生成怨灵。

每到后人祭祀时,怨念或者怨灵会根据挚诚程度,选择一位将自己的传承度化给他,所谓传承,就是毕生所学的精髓,或者强大的武学秘籍,但是这种传承成功概率很小,因为怨念只是一个人死去后残留的执念,也就是说一个人的身体和元魂浓缩的一点精髓,太过微弱,如果不明白的人,遇到有外来东西侵入,大都是出于本能的反抗,这一反抗,就如大风吹油灯,一扫就灭。

当然还得说是修为强大的人的怨念,普通人死后的怨念就微弱不可记了。

黎家几位老祖生前都是强大的修士,特别开国之主,那可是神师之人,他们的怨念强大,隐隐都有生成怨灵的趋势,但是选择的葬地却坑苦了他们。

有的说了,传承活着的时候不一样传承吗?

其实不然,就如妖兽的妖晶,你把它抠出来,那也就是一块供人修炼有的材料,其他的你什么也得不到,如果它晋升灵兽,那妖晶就是经年的积累,也就相当于一种传承,只不过它是自身传承,而人类可就不行了,你想把自己的精髓传承给子孙,总不能把元魂传给他们吧,能不能做到先不说,有的东西只能意会却无法言传,再说了,越强大的人越自私,自身的秘密谁也不愿让别人知道。

还有,谁也不会料到自己什么时候会死,不愿意损耗自己的元气。

可是临时的那一刻,无论好人和坏人,什么都想开了,可是也什么都来不及做了,所以不甘心,于是就自然的将自己心中的噫念你聚在一起,化成了一丝怨念。

黎家几位老祖被阴煞之气,可是折磨惨了,眼见着这丝怨念就要消散,可是干着急没办法。

而且他们对自己的后辈也是失望之极,这些后辈每次来祭祀,也都是列行公事一般,也没有至诚之人,也没有出彩之人,让他们无法选择,不敢选择。

就这样一直靠到现在,终于找到了一位挚诚之辈。

就在传承结束前,张显忽然过来,竟然发现了他们,这让他们既惊惧有绝望,好在是他们几人凝聚起来的怨念,比较强些,他们哀求许诺有以打动张显,不要伤害他们的后辈。

这都源于张显的元魂太过强大了,一般来讲,只有大能者才有能力发现怨念,怨灵,因为它们太过微弱。

所以说他们把张显认定为大能者,好不容易把几人的传承度化给后辈,在给灭了那不就完了吗。

其实他们哪知道,张显怎么能伤害黎辉呢,费了那么多资源将黎辉拯救过来,怎么舍得。

张显答应了他们,不伤害黎辉,并护佑他们的后辈子孙,他们这才放下心来,把几人的功德度给了张显,怨念消散。

这看不见摸不到的功德,每人都有,他们几人毕生的因果功德,也不小,就为了子孙,竟然给了张显,如果这个世界有地狱的话,他们因为没有公德庇护,会遭很大的烨火焚灵,弄不好连转生的机会都没了。

而张显的了功德,现在虽然看不出有什么效果,可是以后、、、、、!!!1

“活的死的我都的管,这回你满意了吧。”

所谓活的,那就是黎家的人张显庇护,死的他给找个好的地方埋葬,特别是现在黎辉收起来的这几包骨灰。

“行了国主,你也别抱怨了,我们黎家都成了您的奴仆,你也该满意了,是吧。”

黎辉翻了个大白眼,他知道张显不会真的拿他们当奴仆,张显的用人方式,他还是很赞同佩服的。

张显自然是不会吃亏,没有这个条件

,他也不会答应黎家那几位老祖。

“好了,先出去吧。”

两人走出陵墓,却发现张瑞等都站在墓门口,并没有下山。

“你们这是?”

“七杀阵的主人出现了。”

张瑞指了指陵园门口处对张显道。

“噢,还真的来了。”

张显兴奋起来。

原来伏虎感应到他布置的七杀阵有反应,赶过来看看,以为黎家人在破阵,虽有把握认定黎家破不了,可是小心无大错。

“先不管他,带我做完几件事,在对付他。”

张显在墓门处鼓捣了一阵。

“嗡、、”

几点芒光一闪,一声嗡鸣,原本被伏虎嫁接控制的黎家护陵符纹阵,又被夺回了自,而且更胜以前,黎辉等人震惊的瞪大了眼睛。

因为他们知道张显对符纹阵不是很通,可怎么就这就通了。

“好了,这个符纹阵被我改动了几个节点,改变了本源点,能挺个十年八年没问题,你们跟我来。”

张显招呼几人跟着他向一处废弃的矿洞走去、、、、、、、、、、、、、

(未完待续。)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