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江信息港

当前位置:

海清家人是我的天如果拍到我儿子麻烦给脸上

2019/05/21 来源:阳江信息港

导读

海清:家人是我的天,如果拍到我儿子麻烦给脸上打马赛克《二炮手》不敢不拍“怕孙红雷断我财路”某广告拍摄现场,海清兴奋欢脱,穿着黄色小裙

海清:家人是我的天,如果拍到我儿子麻烦给脸上打马赛克

《二炮手》不敢不拍“怕孙红雷断我财路”

某广告拍摄现场,海清兴奋欢脱,穿着黄色小裙环片场视察,看见两位男性工作人员窃窃私语,她马上大喝一声:“工作时间不许谈恋爱!”现场人员随即笑成一团。四面漏风的广告棚里,海清成了让大家暖心的活宝。一旁的工作人员告知,她这是心情好,因为收工早她就可以回家带孩子了。

今年海清拍了电视剧,参与两档综艺节目,客串主持人,还去时装周风光了一把。可是经纪人还是批评她:看看别的演员多拼,一年三部戏,你这一年接一部戏,夏天停工,周六周日还得回家看儿子,真是半退休状态啊。“听了经纪人的话,我臊得慌,一个女人结婚了有了孩子,不等于在事业上就没有了亮色。我当时就和她表态,我不退、不退,马上争取再上岗!”

电视剧《二炮手》就是海清“再上岗”之作,12月24日首播,搭档孙红雷。“又彪又贼”是导演康洪雷对海清饰演的李四的概括。找一个愿意在荧屏上犯虎的女演员很难,找一个能驾驭住孙红雷的女演员更是难上加难。

七年前在电视剧《落地请开》里,海清和孙红雷首次搭档。当时还是名不见经传的新人海清,就敢在孙红雷肩膀上狠狠来上一口,成功出演了“老大背后的女人”。虽然孙红雷到今天更愿意认为那是“咬老大后背的女人”,但是他心里明镜儿的是能按住他Control键的女演员就是海清。

此次《二炮手》孙红雷力邀海清加盟。但是海清顾虑重重。“李四性情泼,剧本里的台词又全是东北方言,是一边演,一边要喊‘吁’的角色,不然根本搂不住。”关键的是,戏里爆破场面太多,“枪啊炮的,我这上有老下有小,真怕崩着。”可这边孙红雷不停地激将,“就是得演点之前没演过的。”“有我照着你,肯定没问题。”后来,孙红雷干脆“威胁”:“你要是不来演咱们朋友也没得做了!”“他这么一说,我可真怕了,我红雷哥势力那么大,可别以后断我财路啊,我真不能把他得罪了。”采访中海清一边说,一边笑Cry。

没想到的是,《二炮手》刚拍到第六天海清就挂彩了。那是一场孙红雷扛着海清的戏,因为拍不到孙红雷,他就去对下面的台词了。结果扛着海清的小兄弟,一不小心把枪头戳在了海清眼睛上。“就觉得特别疼,下意识拿手捂着眼睛,一会热乎乎的东西就从手指缝里流出来了。我当时就想,如果出事了,我爸妈孩子怎么办。”全剧组都吓坏了。“孙红雷当时脸都吓白了。可能怕我破了相赖上他?天天过来请安。”不幸中的万幸,海清没破相,几天后就满血复活了。

“家人是我的天,我要尽力保护他们”

为了《二炮手》海清在云南的大丛林里拼了5个月,把儿子扔给老人照顾小半年也让她于心不忍,所以杀青后,海清去度了个长假。休整身体、收拾心情,主要的是能好好陪陪儿子。“爹生妈养,一直是我家的传统。”海清说得有点愤愤。老公长期在香港工作,海清的大部分时间在北京。打理家庭、照顾老人孩子基本都是她一人承担。

“我又是独生女,如果家里老人病倒真是让人措手不及。”拍摄《心术》那会儿,海清父亲几次病危,母亲身体也每况愈下,丈夫工作忙得脱不开身,海清不得已把儿子送进了全托幼儿园。“每周一早上送蛋妞,他都发疯了一样地哭。我也真是没办法,恨自己分身无术。”谁都想不到人前光鲜的明星,也有如此窘境。

“知道我为什么很少说家事了吧?因为家里老人身体不好,看到一点风吹草动的就担心。孩子我可以改变,让他慢慢对这种有免疫力,但是老人太难改变了。我知道现在身为大家说的公众人物,有时候私生活被曝光是不由得我能控制的,但是我真的要求不高,拍我可以,但真的请朋友们别乱写,因为真的担心我父母受不了。还有如果拍到我家孩子,麻烦给脸上打马赛克,拍到学校的名字遮一遮,都是为了安全。家人是我的天,我想尽力保护好他们。”

南都娱乐*海清

“拍六六的戏没怎么挣过钱啊,@她一下”

“限薪令”“两星”皆不怕“姐爱财取之有道”

南都娱乐:提前观看了两集《二炮手》,印象深的就是你的东北话啊,嗷嗷纯正,作为一个南京人是怎么做到的?

海清:天赋,纯粹是天赋。其实孙红雷就是哈尔滨人,他东北话按理来说是没问题的。可是导演要的东北话是辽宁那疙瘩的,就是带拐弯的。这下我心里老有底了,辽宁那块儿我有人啊,小沈阳现成的。我和他拍《后厨》的时候,就差点让他给我带成东北味儿了。这回,我专门给他发了个,讨教点东北话秘诀,可是他跟我臭贫。说,姐,你拍啥戏啊!咋没我呢!别给我落下了啊!这下我发现门道了,“别”字一定得说第四声,别吵吵,别磨叽。一下子东北话提升好几个等级。

南都娱乐:《二炮手》应该是一个“一剧四星”的电视剧了,之后“一剧两星”可能会对电视剧制作成本有所压缩,之后又有“演员限薪令”的传闻,你担心会压低演员片酬吗?

海清:我本来片酬就不多。真的,我一直是物美价廉啊,滕华涛就说,我这人拿不了快钱。有些纯拿钱砸的戏,我也不敢接。那些剧本非常好的,我也不太看重钱了。像六六的戏,本子都很好啊,但是拍她的戏我向来没怎么挣过钱啊。

南都娱乐:你是在对六六抱怨诉苦么?

海清:对,@她一下。明年要拍她的《女不强大天不容》,签合同的时候,她就和我说:这个电视剧啊,班子要搭好,所以都得请好的演员,得大家一块儿努力。她铺垫这么多,我就是知道了,肯定是没啥片酬了。所以“一剧两星”的事儿,就看你接戏的初衷,如果你是因为钱接戏的话,那你所有行为是要受制于“钱”这个字。如果剧本一般,但给钱多的时候,可能会向钱低头了;但如果接一个戏是因为喜欢的话,钱就不会成为阻碍。

[1][2]下一页

责编:传媒

劳动部门证实麦当劳肯德基存在违法用工
塞尔维亚外长称俄罗斯仍然是该国重要伙伴
民众反对加泰罗尼亚独立数十万人示威游行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