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江信息港

当前位置:

官场风云 第237章

2020/02/15 来源:阳江信息港

导读

官场风云 第237章水汽缭绕的浴室,头顶的浴霸向下散发着热量,泡在放满热水的浴缸里,感觉浑身毛孔舒服得都要张开,陈兴很是惬意的享受着这

官场风云 第237章

水汽缭绕的浴室,头顶的浴霸向下散发着热量,泡在放满热水的浴缸里,感觉浑身毛孔舒服得都要张开,陈兴很是惬意的享受着这放松的时刻,微微眯着眼睛,陈兴有些不适应灯光带来的刺眼。

浴室外传来了几声动静,轻不可闻的脚步声慢慢的朝浴室靠近,浴室的玻璃门被轻轻的推开,感觉到刺眼的灯光慢慢的消失,被什么给遮挡住,陈兴慢慢的睁开眼睛,一身黑纱的杨红正站在陈兴眼前。

“要过年了,你老公还在外面满世界跑?”陈兴嘴角弯起一个弧度,打量着面前的杨红,心想这杨红看起来有点何丽的潜质。

“哼哼,谁说不是呢,除了上次我爸六十大寿回来两天,又跑出去了,说是生意要紧。”杨红哼了一声,说起自己的丈夫,也没多少情感,反正就是相亲认识的,彼此见一面后互相感觉不错后就很快步入了婚姻的殿堂,结婚后,她也很快怀上了小孩,生活就这样如同闹钟调好的机械发条一般,有条不紊波澜不惊的过着,没什么起伏,也没有任何激情。

杨红甚至都惊讶于两人在这样的状态下还能维系着不错的关系,从来没有一方会主动开口说这样的感情生活没有半点意思,两人好像很适应这样的状态,彼此维系着这一纸婚姻,但又过着各自追求的生活,杨红有时想想都不知道是该悲哀还是庆幸。

“你爸六十大寿那晚上我有见过你先生,戴着一副金边眼镜,长得斯斯文文的一个人。”陈兴笑道,杨红的丈夫给人的感觉不错,白白净净的像是一个书生,也不知道这样的人怎么就放着家里一个漂亮媳妇不在乎,喜欢长年呆在外面,也许应了那句话,得到的就不会在乎,得不到的永远才是的。

“陈市长,现在斯文这个词汇可有点脱离褒义词的范畴了,有些人说起斯文,后面可是还暗含着一层意思,斯文败类,陈市长不会也是在变相骂着我老公吧。”杨红轻笑道,慢慢的蹲了下来,靠在浴缸边缘,一只手放到了水里,轻轻瓢着水帮陈兴冲刷着身子。

“我可没那么缺德。”陈兴笑了笑,跟别人老婆那啥了,还要骂人家斯文败类,那就忒不地道了,陈兴还不干那样的事。

“我还以为陈市长就喜欢干那种缺德事呢,给人戴了绿帽子,还要大义凛然的骂上两句。”杨红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我可没有大义凛然的,倒是你很是心安理得嘛。”陈兴颇有些嘲讽的看着杨红。

“我为什么不能心安理得?这年头就准许男人在外头花天酒地,女人就要在家里遵从三从四德?”杨红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她并不是个随便的女人,但也不认同一些传统的观念,婚姻本就是双方相互的,不是靠一方就能维持,丈夫能在外面拈花惹草,她又何必守身如玉?她不随便,但她是个权力野心极大的女人,她愿意拿自己的身体待价而沽,她不会因此有什么愧疚感,这社会本来就是不公平的,只要不去杀人放火干些违法犯罪的勾当,能凭自己本事得到的,又何在乎手段?

“你这话倒也在理。”陈兴笑着点头,“你不是说学会了什么专业按摩的手法,特地叫我出来享受享受嘛,我可拭目以待呢,希望你不会是半吊子水平。”

“那陈市长您就好好享受下我新学的按摩手法,享受完了别忘了给个评价哦。”杨红娇声笑着,人也站了起来,抬脚跨进了浴缸里。

“陈市长

,杨红略略收起心思,打算下功夫的帮陈兴认真的按一按,今天能把陈兴约出来也不容易,杨红自是要抓住能在陈兴面前表现的机会。

“这是我做SPA时跟我那个按摩师学的手艺,今晚还是头一次尝试,让您瞧瞧我的手艺。”杨红边按边笑道,其实她的手法很是生疏,不过是现学现卖而已。

“敢情是把我当成试验的小白鼠了。”陈兴不可置否的笑笑,他本来也没抱多大的希望,杨红约他出来,双方的心思都是心知肚明,说什么按摩无非是找个借口罢了。

“别人想当这个小白鼠还没机会呢。”杨红轻声笑了起来,给陈兴揉了几下太阳穴,感觉坐着的姿势不好按,杨红笑道,“陈市长,要不您把头枕在我腿上,那样好按一点。”

“行,随便吧。”陈兴可有可无的点头,让杨红坐到后边去。

两人换了姿势,杨红给陈兴按了一会,状似不经意的问道,“陈市长,听说两会前又要调整任命一批干部,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谁跟你说的?”陈兴眼睛睁开一条缝,看了杨红一眼。

“没谁说呀,我只是随口问一句。”杨红笑道,“陈市长,您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两会前是不是又要调整一些干部?我们教育局有没有在调整范围之内?”

“时间还没到,你现在问我,我也给不了你答案。”陈兴笑着摇头,并没回答。

“这也快了嘛,过完年很快就到了,陈市长您能不能先透点口风。”杨红锲而不舍的追问着,眼里闪动着莫名的光芒,对她这种权力野心极强的女人来讲,当务之急还有什么比将头上的‘副’字去掉?

“那也是过完年后的事了。”陈兴瞥了杨红一眼,“现在市里还没那么快研究这个问题。”

“哦。”杨红有些失望的点了下头,不知道陈兴是不是在敷衍她,不过陈兴既然这样说了,杨红显然不能再一直追着问,引起陈兴反感反倒是适得其反,想到下午听说的事,杨红眼睛一亮,笑道,“陈市长,听说您上午让人把省委那位邓秘书长的儿子抓起来了?”

“这又是谁说的?”陈兴双眼豁然睁开,一抹精光闪过。

“这事也不是什么秘密啊,我也是听人议论的,我算是后知后觉了。”杨红笑道,明显对这事很是八卦,权力欲极强的她听到这种权力之间碰撞的事很是兴奋,“陈市长,您太强势了,连邓秘书长都要对您低头,啧啧,太有男人味了。”

陈兴眉头紧紧拧着,并没去听杨红后面的胡言乱语,杨红前面的话引起了他的警觉,“你说这事已经传开了?”

“是啊,我经过马局的办公室,听到他和潘副局在聊这事,我想知道的人应该也不少了吧。”杨红点头道。

杨红的话让陈兴的眉头愈皱愈紧,邓毅本来被他赤的打脸肯定都已经憋了一肚子火,这件事传得这么快,如果是换成他是邓毅,恐怕会更加火冒三丈,丢人的事传得尽人皆知,心里能不火吗。

“陈市长,怎么了?”杨红见陈兴沉着一张脸,不禁问道。

“没事。”陈兴摇了摇头,心想希望不会是有人在故意散播这事,虽然这种事肯定也瞒不住,但传得太快就有点反常了,希望是他多虑了,不过转念一想,就算是有人故意散播,无非也就是让他和邓毅的关系雪上加霜罢了,他和邓毅的关系都已经势同水火了,还在乎这个?想到这一层,陈兴也懒得再去多想。

“杨红,我看你这手法连半吊子都不如。”感受着杨红双手在自己太阳穴上揉着,连力道都把握不好,陈兴笑着摇头,“你还是给我按按肩膀吧。”

“那好吧,瞧我这么卖力的给你按,竟然得了这么个评价,陈市长,您太没良心了。”杨红嘟起了嘴,跟陈兴撒着娇

……

酒店附近的一家茶座,省教育厅副厅长来到了其中一个小包厢,里面早已有个中年男子坐着,男子身前的茶几上放了一份报纸,看到康济成进来,中年男子朝康济成微微点了点头。

“大晚上的叫我过来,希望别让我失望。”康济成看了对方一眼,脸上的神色很是不满,并没去桌上的报纸,他正和朋友吃饭来着,朋友还拉来了两个女的作陪,跟康济成暗示是百分之百的良家,能不能勾上就看康济成自己的本事了,康济成喝了一些酒后正蠢蠢欲动呢,打算朝自己看中的那个下手,结果就被中年男子的叫过来,康济成本不想过来,对方说是很重要,康济成只好赶了过来,这会脸上还带着些许不耐烦。

“杨红今晚去了酒店,我在她订的房间外面等了一阵,结果看到一个男的进了杨红的包厢。”中年男子淡然道。

“哦,是谁?有拍下照片吗?”康济成眉头一动,急切的看着男子,心说总算被他查到了,他就不信杨红那个臭女人会不偷吃,这下总算是被他抓到把柄了。

“没拍下,我只不过是装成工作人员在走廊走来走去罢了,走廊也没什么隐蔽物,我要是拿出相机拍,还不得被发现。”中年男子摇了摇头,“虽然没拍下照片,但那男的我认识,诺,你看桌上的报纸。”

“报纸?啧,我说你吃饱了撑着不成,这时候还有闲心叫我看报纸。”康济成哭笑不得,“那男的你竟然认识,你倒是赶紧跟我说是谁。”

“我这不是要告诉你吗,是你自己没耐心听而已。”中年男子撇了撇嘴,“报纸版,右边那张图片,你自己看看吧,就是那个男的。”

“哦?”康济成疑惑的看了看对方,嘴里嘀咕着怎么还扯到报纸上了,手上却是没闲着,将报纸拿起来仔细看了一下,是南州晚报,康济成心下更为疑惑,看到中年男子所说的版右边的图片时,康济成手一抖,险些把报纸丢到桌上。

“你……你没弄错?”康济成眼睛睁得老大。

“不会弄错,你要相信我的专业,干私家侦探这行,眼光不毒辣是不行的。”中年男子笑了笑,“虽然没拍下照片,但我肯定不会认错。”

“竟然会是他。”康济成脸色有点发黑,照片是陈兴,知道这个结果,康济成半点没兴奋的心思,相反,内心有点发寒,这次似乎有点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我想我已经帮你完成任务了,你是不是帮另一半钱付清了?”中年男子没理会康济成的想法,径直开口讨要剩下的钱。

“你连照片都没拍到,好意思向我要剩下的钱?”康济成瞪着眼睛。

“康先生,不好意思,当初我们不是这样说的,只要我替你查清杨小姐是跟谁有一腿,你就要付清款项,不是吗?”中年男子和康济成对视着,他可不怕康济成赖账,敢干私家侦探这行,会怕得了麻烦?

康济成瞪着对方看了一会,终还是败下阵来,他可不想得罪这些跟江湖草莽一样的人物,特别是这些私家侦探,一个个隐藏在暗处,神出鬼没的,手段多的是,什么时候被他们拍下把柄都不知道,康济成委实不想为了一点钱跟对方撕破脸。

“好吧,我把后面的钱给你,不过要明天,来得太急,没取钱。”康济成摇头说道,“我顺便再多下个任务,你帮我拍到他们两人在一起的照片,我另外付你报酬。”

“抱歉,这个任务我就不接了,你把之前的款项付清就行了,后面的任务,恕我不敢接。”中年男子拒绝道,开什么玩笑,都知道那个男子是市里的陈市长了,他还敢掺和进去?他是不怕麻烦没错,但也不想给自己招惹这么大的麻烦呀,日后要是出点啥事查到他头上,他一个私家侦探再牛能牛得过国家机器?

“你……”康济成气得不行,愣是不知道说点啥,也怪他当初签协议的时候没谈清楚,现在后悔也来不及。

“康先生,那你明天把钱打到这个账号吧,我就不再跑一趟了。”中年男子给了康济成一个账号,人也站了起来,“欢迎康先生以后有其他生意再来找我,后会有期了。”

看着中年男子走出去,康济成脸色铁青,想再说什么也说不出口,人家都摆明了不接这单了,康济成也拿对方没办法。

“没想到杨红那臭女人竟然是攀上了陈兴了。”康济成喃喃自语,他心里并不甘心就这样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如果能够掌握两人的把柄,或许以后什么时候有机会能派上用场,就算用不上,能给自己留一点后备手段总比没有好,康济成暗暗想着,这是他突然要中年男子给他拍下照片的原因,只可惜对方不敢,康济成暗暗琢磨着是不是找另一家来办这事,他可不想这样算了。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