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江信息港

当前位置:

北京吉普冲破思想坚冰中破冰之举

2019/04/15 来源:阳江信息港

导读

【编者按】汽车是伴随中国改革开放为紧密的晴雨表,它既是时期记忆也是社会表情。《中国汽车四十年》通过国内40位媒体人对我国汽车业改革开放

【编者按】汽车是伴随中国改革开放为紧密的晴雨表,它既是时期记忆也是社会表情。《中国汽车四十年》通过国内40位媒体人对我国汽车业改革开放以来的40件大事的回顾和还原,从而出现出中国汽车业发展的一段真实历史。全书分为四个版块,分别为破冰之举支柱驱动家国改变格局。本书全文由通社首发连载,也可关注禾颜阅车公众号阅读。

【接上期:北京吉普冲破思想坚冰(上)】

震惊世界的吉普风波

然而,对北京吉普来讲,真正的挑战才刚刚开始。

美国汽车每年度一个车型,5年至7年1换代。谈判早期决定的CJ系列车型,经过了四年半的谈判,邻近生产时已成了被淘汰的车型。所以我们决定引进当时AMC的先进车型切诺基。赵乃林说。起初美方其实不愿意将这款的年度车型交给中方,理由在于,这款车技术含量高,目前中方无能力生产。不过,经过中方的据理力争,美方终究还是同意了中方的要求,但条件是美方先提供散件由中方组装,逐步实现国产化,在掌握了这款车的技术后,再逐渐过渡到自己生产。

其间,中美双方还产生了一次争执。1984年7月,中方技术人员单独提交了一款新的车型,中方希望与美方在此基础上联合设计改进。但美方技术人员对中方的设计车型提出了两百多个问题。为此,双方争执不下。依照本来合同的规定,北京吉普一方面继续生产老产品BJ212,一方面准备开发二代车BJ212,但现在这条路仿佛难以迈步。面对严峻的现实,双方不得不重新思考合资公司的产品定位。1984年10月,在底特律召开的北京吉普公司特别董事会上,考虑到自身的技术实力,和合资公司开始运营后,要立即能拿出产品投放市场,实现盈利的现实压力,中方放弃了二代车的自主(或联合)开发,转而通过散件组装方式引进美方的切诺基车型。这样一来,不但放弃了二代车的开发权,而且在全国汽车行业起了不好的带头作用,也为以后的吉普风波埋下了隐患。

经过十月怀胎,1985年9月26日,首批BJ2021切诺基驶下生产线。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陈慕华专程来到总装车间给崭新的切诺基剪彩。AMC付款买下辆下线车,并赠送给北京市政府。1987年,北京市政府将这辆具有历史意义的切诺基赠送给了当时的华盛顿市长马利恩巴利,以后这辆车还参加了美国建国200周年大游行,随后收藏于华盛顿博物馆。

随着切诺基的投产,双方的矛盾也不断增多。先是美方换掉了与中方配合良好的总经理查特顿,引发中方不满;然后美方又要求中方承当美方职员高昂的住宿费,中方则表示,将中方职工生活福利从所占利润的4%提高到10%;美方再要求提高组装产量,具体数量为:1986年4000辆,1987年7000辆,1988年10000辆,中方则告知,提高产量触及外汇额度,需要政府批准。作为反建议,要求美方3年内投资到达2.2亿美元,美方坚持只有实现预期的产量增长数额,才能提供1.74亿美元。双方就这样你来我往,互不相让。

而矛盾的焦点就在外汇上。继1985年北京吉普首批订购720辆切诺基散件后,依照生产进程,美方陆续为北京吉普预订了1008辆切诺基散件,并装箱陈放港口,准备10月12日起运。由于北汽没有外汇额度,银行不发信用证,集装箱不能装船,美方不能不花钱在码头租用仓库存放货物。贷款要付利息,港口要租仓库,集装箱也要花租金,订船退船还有损失费,这些费用全由AMC负担。与此同时,由于供应链中断,北京吉普的组装线也不能不停止运行。美方恼火,北汽也着急。几经交涉,局势却进一步恶化。

1986年2月21日,AMC董事长戴德瓦代单方面在美国《汽车工业》杂志上发布。大标题是一个疑问句:中国的切诺基要停产吗?文章指出由于中方违背协议给美方造成经济损失,AMC决定停止与北汽合作,具体措施为三停一撤,并且公然宣称中国不适合弄投资,打响开火的枪。戴德瓦代的1发布,舆论顿时哗然,媒体的各种报导遮天蔽日,标题一个比一个火爆。西方媒体的大肆渲染,将北京吉普推上了风口浪尖的同时,更把一个合资经营问题涂上了浓浓的政治色采,这就是中国汽车发展史上的吉普风波。

吉普风波引发了当时中央领导的重视,并前后两次作出指示,要求从全局动身,把此事处理好,并责成国家经委帮助解决,已合资企业不要轻易使之倒闭。中央还决定,由时任国家经委副主任的朱镕基牵头,成立由中汽公司总经理陈祖涛、北京市副市长张建民、北汽副总经理赵乃林等人组成的工作组,直接与美方谈判。中方工作组与美方围绕国产化、出口创汇、产品、CKD散件、投资规模5大问题进行了谈判。谈判的焦点集中在1986年至1990年间切诺基的产量上。美方提出,今后5年组装切诺基4万辆,总范围达到7.8亿美元;中方则提出,由于国家宏观调控,外汇紧张,无力支持如此巨额货款。

经过5个昼夜的针锋相对,双方终于达成协议:到1990年,北京吉普购进CKD切诺基散件由美方提出的50000辆降为12500辆,美方许诺将协助中方加快国产化进程。

由于克莱尔就要赶飞机了,正式协议已来不及起草和打印,他就在一张白纸上签了字,并说陈先生,我相信你!此时已是5月14日的上午。我立刻将协议情况报告给了谷牧同志和朱镕基同志。多年以后,陈祖涛照旧记得当时的很多细节。

1986年5月23日,中美双方就此分别在北京和底特律发表公报。就这样,这场延续了7个月的吉普风波终停息。

吉普风波后,《洛杉矶时报》前驻北京吉姆曼恩(Jim Mann)著书《北京吉普:西方企业在中国的案例研究》,被美国之音连播近一年。这本书后来被翻译成日文,成为当时日本企业界跟中国合资的必读书。

主编点评

北京吉普为什么折腾

提到北京吉普,印象深的不是这家企业,而是它所经历的折腾,被看做汽车合资企业遇到波折的案例。其中出名的就是吉普风波,由此上升到东西方板块的撞击,惊动了高层,乃至在中美两国掀起过舆论旋风。

这就是本文所要揭露的真相。那末北京吉普为何成了问题企业?从经历上来看,北京吉普是国内家汽车合资企业,但从它宣布成立到以后的发展过程中始终风波不停,战役不止。缘由不外乎,大家都在探索一种全新的合作模式,无论是体制和观念,还是行事风格和利益平衡等,这种以文化冲突的名义所产生的矛盾,常常会上升到政治层面和民族自尊,继而使一个单纯的汽车合资企业内部问题竟然闹到社会公然层面,牵涉到中美两国领导过问,引起海外媒体高度关注。

这就是合资试水,也被称之为思想破冰的案例。但背后则是试错,彼此都在寻找适应对方的合作方式。而问题是,这类折腾终究还是涉及到婚姻基础,追溯到源头,仿佛一开始就已埋下了不和的因子,没有明确的共鸣和战略,只重视利益的合作,忽视了观念和文化的融合。这也是往后引发中外矛盾冲突的导火索。开始合资企业是个孤岛,没人关心你这些事儿,但这样1闹,上上下下都重视,一些相干政策也就渐渐出台了。

北京吉普一直不顺。但它创造了历史,却没有创造过光辉。如今仿佛已消失,或换了一种方式易主。不过,本文再现了当时的语境,可以从一个则面证实,改革开放是痛苦的扬弃,剧烈的再生,冒险的尝试。汽车合资也不例外。通过裂变、撞击、分歧等刺眼的关键词,看到了汽车合资并非风平浪静,也有跌宕起伏的命运。不过,本文所还原的历史,除吉普风波以外,还为如何搞好合资企业提供了难得经验。(颜光明)

【未完待续。本文节选自《中国汽车4十年》,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主编:颜光明、钱蕾、王从军。撰稿人杨忠阳,《经济》产经部高级,汽车主编。本书全文由通社首发,也可关注禾颜阅车公众号浏览。未经同意不得转载。本文图片均来自络】

青少年便秘吃什么药
吃什么补肾阴阳双补
深静脉血栓用药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