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政协委员何水法关注文化艺术领域共提交5份

2018-10-29 12:14:29

政协委员何水法关注文化艺术领域:共提交5份提案

中新3月2日电全国政协委员何水法日前针对8个文化问题撰写了详尽提案,斟酌再三,选择了其中5个与国计民生关系为密切的提交全国政协会议。

自2008年当选全国政协委员以来,何水法每年都针对自己所熟知的艺术领域提出5个提案,其中多个提案例如美术馆博物馆免费开放、《富春山居图》合璧展出等都已经实现并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今年何水法同样围绕艺术问题提出了5个提案,其中“规范艺术市场建设做强文创产业”、“招标采购公共文化服务”、“推广‘希望画院’模式破解农村文化艺术发展瓶颈”三个提案旨在推动艺术发挥更好的经济和文化效益,从而直接为提高国家综合国力发挥效力。“重视农村文化建设”与“促进中小城镇发展”两个提案则将艺术纳入文化的大范畴中,从宏观的角度分析文化艺术对于地区发展的效用。

重视美术品版权法规与市场建设做大做强文创产业

作为早涉足当代艺术市场的一代画家,何水法对于艺术市场问题早已关注了很多年。

他在提案中指出,中国美术品交易市场自上世纪80年代末发端以来,已经基本形成了市场分层与交易品种的多样化和规模化。以画廊业为一级市场,拍卖业为二级市场,博览会、展销会以及艺术金融衍生品为三级市场的市场层级逐步清晰,美术品交易已然成为国民经济中一个令人必须关注的新兴行业。然而迅猛的发展速度也带来了一些问题,比如赝品问题、艺术品价值的保持与发现问题等,如果这些问题能够通过制定有效法规或市场规则的方式予以调整纠偏,将对保障中国艺术品市场健康有序的发展大有裨益。

通过详尽分析,何水法指出目前美术品市场存在问题的根本原因是美术品交易后的权属界定尚待进一步规范明确。他认为赝品侵害的是艺术家的着作权和作品所有人的所有权,目前的《拍卖法》与上位法或者其他平行法的类似法条还需要审慎的达成一致,填补市场的法律空隙。

在看到问题的同时,何水法还看到了隐藏在问题背后的希望和潜力。他认为随着文创产业的发展,艺术品图像的使用已经渗透到生活的方方面面,艺术品图像版权已经成为日益宝贵的资源。当前艺术品后市场的不发育,既是艺术家以及其他市场参与者对版权(包括着作权与改编权)不够重视的反映,同时也预示出一旦这一问题得到解决,那么艺术品授权市场背后的巨大的增长空间将得到充分利用。

何水法还以艺术市场发育较为成熟的一些国家为例,提出利用完善的机构,如艺术家版权协会等,地帮助艺术家维护自身着作权益,并对艺术品的授权使用加以监督,维护文化产业的合法、合理发展,提升中国文化艺术的国际竞争力。

在提案的,何水法还明确指出,发展艺术品后市场,有效的开发着作权与改编权,能有效的放大艺术品的思维价值,使得市场参与者以相对较低的成本进入到艺术品后市场的交易过程中,让公众以乐意承受的价格消费艺术成果。

政府招标采购公共文化服务促进民营博物馆、美术馆事业发展

去年,何水法倾尽七年精力自费营建的抱华楼何水法美术馆正式开馆,在试运营到正式开馆的两年时间里,何水法先后策划组织了5个国际艺术展览,在赢得民众和艺术界交口称赞的同时,也切实体验了一把运作民营美术馆的困难与辛酸。何水法发现,民营美术馆、博物馆除了无法避开令人棘手的运营经费问题之外,还面临展览组织策划的手续问题、审批问题、宣传问题等,较之公立博物馆、美术馆受到诸多方面的限制。

何水法指出,从世界范围来看,博物馆与美术馆均是国家展示文化实力的主要窗口,其拥有的数量和藏品水平,能够反映一个国家对待历史和文化的态度,而民营博物馆与艺术馆的数量和发展状况,更是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水平及文化繁荣与否的象征。民营艺术馆、博物馆因其涵盖面广、层次丰富、策展资源多样等公立艺术馆、博物馆无法取代的优势,在举办文化艺术交流活动方面呈现出交流内容多样、交流方式灵活等官方艺术交流活动难以具备的特点,成为今天公立博物馆、艺术馆之外不可替代的另一文化艺术交流途径。

众所周知,博物馆与美术馆是公益性非盈利组织,公立博物馆与美术馆的日常运营费用几乎全部来自于政府补助与扶持。与此同时,民营博物馆与美术馆的运营费用主要来自于筹建者个人,民营博物馆、美术馆组织的学术活动和展览也全部来自于筹建者及支持者的个人资源,因而在经济方面和承接官方文化艺术项目方面受到限制,难以与官方博物馆、美术馆相抗衡。

针对这一问题,何水法在提案中希望政府能够一视同仁地对待官方馆与民营馆,让双方享有平等的扶植政策,让双方平等地竞争文化艺术项目或者展开双边合作,营建一个良好的竞争与合作环境,使得公立与民营博物馆、美术馆双方都得到完善的发展,资源得到化的利用。

何水法还提出了具体开展措施,即国家出台政策鼓励各级政府购买民营博物馆、美术馆提供的公共文化服务,同时鼓励民营博物馆、美术馆同公立博物馆、美术馆“竞标认购”政府资助的公共文化艺术交流项目,由国家给民营馆营造同国立馆公平竞争的机会。他认为此举一方面可以解决民营馆的部分经济困难,另一方面可以通过政府活动的巨大影响力帮助民营馆进行宣传推广,这对于亟需关心和扶植的民营馆来说无异于雪中送炭,是为实惠的扶植民营馆的举措,也是提高政府公共资金使用效率的举措。

推广“希望画院”模式破解农村文化艺术发展瓶颈 实现精神文明成果基层共享

出身工人家庭的何水法对于基层精神文明发展的问题始为关注,自当选全国政协委员以来他走访调研了多地基层的精神文明发展状况,发现了一个共同问题,即许多富有地方传统特色的文化艺术形式水平难以提升,遭遇发展瓶颈,长此以往将面临与现代化进程断裂的危险。

2011年洛阳国际牡丹节期间,何水法应邀赴洛阳举办个展,偶然与孟津县平乐牡丹画村的农民画家相识并应邀参观了牡丹画村,萦绕何水法多年的基层文化艺术发展瓶颈问题在他脑中迎刃而解。

平乐村有着“中国牡丹画村”的称号,当地立足于大量种植牡丹的传统,鼓励全村富余劳动力画牡丹,将牡丹农民画做成了一道从创作到创收的完整产业链,既发扬了当地培植牡丹、绘制牡丹的民间传统,又实现了创收的经济效益。从2011年到2013年2月,何水法先后五次到平乐村对当地农民画家进行了现场指导,并对他们的作品以及运作模式进行了深入研究,进一步印证了这种模式值得在广大农村推广。

“文化的源泉,离不开生活,我从50年的花鸟画艺术实践中,深切感到,只有与人民、土地结成命运共同体,艺术家才能获得不竭的创作激情与灵感,从这个角度来看,农民绘画紧紧植根于朝夕相处的土地与表现对象中,洋溢着质朴浓烈的艺术情绪,是有其先天优势的。但是,从生活中提炼而出的艺术经验,还应该重返生活,回报生活。目前制约农民画发展的主要问题,主要是缺乏师资与交流平台,他们的作品仍然保留着传统民间绘画千人一面的特点。如果当地能够有一个常设的学术机构,定期聘请有资质的画家来此授课讲学,将大大提高当地农民画的水平和格调。”“把“希望画院”作为艺术的播种机、推广站”何水法这样阐释他捐建“希望画院”的初衷。

在去年的全国政协会议上,何水法就提交了《关于加强农村文化投入、促进地区平衡发展的提案》,呼吁政府加强对农村文化发展的投入力度,今年又率先为平乐牡丹画乡捐资100万元筹建“希望画院”,以破解农村文化艺术发展瓶颈,支持平乐村打造牡丹写生与创作与教育基地,以此吸引更多的绘画人才来此交流,切实提高当地农民画家的水准,帮助他们在创作水准和经济回馈上得到进一步提高。一支画笔不仅解决了“三农问题”,更为重要的是甚至改变了当地农民的生存方式。这让何水法委员尤感鼓舞。

何水法为平乐村的辛勤付出很快就结出了丰硕的成果。仅去年一年,平乐村的农民就卖出了28万幅画,创收5000万元,大大超过了农业的经济效益。目前平乐村牡丹画从业者近千人,上至耄耋老人,下至青葱少女,大大解决了农村剩余劳动力的问题以及过去农村妇女经济地位低下的问题。目前平乐村的第三代牡丹画传人中,已有27位农民子弟已经进入美术高等院校深造,走上专业发展道路。

何水法知道,目前像平乐村一样有着悠久传统文化形式的村落还有很多,这些文化形式在社会学、历史学和人类学研究方面都有着不可替代的地位。如果政府鼓励和支持这些地区发挥自身传统优势,发展独具特色的文化产业,同时根据现实情况,采用政府发起、民间赞助,或者民间创建、政策补贴的形式,鼓励在农村开办“希望画院”、“希望戏院”、“希望艺术院”、“希望文化院”,对传统文化产业进行扶植引导,将促成农村文化艺术发展走出瓶颈,完成转型提升。

塑料编织袋
街机捕鱼
鲁能领秀公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