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从常务副村长到县委秘书

2018-10-31 14:06:08

从常务副村长到县委秘书

从常务副村长到县委秘书

我变突发奇想,回村里弄个村长当当。现实那是不可能的,老村长连任多年,经验丰富,做事老练,做人老道。我能管两千人的学校,不能管两百人的村子。算了,那就给我个副村长干干,是常务副村长。不知道全国有没有设这个位子?华西村可能有,中关村可能有,奥运村可能有,闵庄一定没有。 常务,日常的事务。常务副部长、常务副局长等,就是副职,正职不在的时候全面负责本部门的工作和管理。换句话说,常务副职就是个排到了升为正职的位子,于是“常务”副XX总是比副XX更牛X。从国务院到省委大院,从市政府到县委,以此类推,我们的乡镇到村长。陪表弟去一个大企业办事,顺便去了一个常务副总裁办公室。常务副总很有派头,找他办事的人很多,表弟说办公室有气场。我不是这么想,我是来打个招呼的,我看着他的样子和办公室,我想笑。墙上那幅字,粗糙而劣质,什么“马不停蹄”?他是我远方表哥,他的外婆也姓闵。在家族的交往中,对他是很了解的,从给亲朋办事到和他的父母交往,办公室实在是故作清高。没办法,腰包鼓了,肚子大了,坐名车,喝名酒,泡......头脑昏了。别给兄弟当总裁,找你们的姥姥去,因为她们也姓闵。 到一所重点高中办事,碰到了两个旧同事。所谓同事,我们都是教师,一个学校,一个区工作过。所谓“旧”,我们从此不会天天见面,不会共同工作。小杨,年龄比我小,是我的老领导。我们哥俩当时负责着我们的政教部门,他是文职,我是武职。我们两个合作愉快,搭配融洽,像个轮值主任。只要我们两个有一个人在办公室,在学校,政教的事都是那个人负责。这就是在今天,我为什么突然想消失在那个校园,一天,一年。我不是彰显我的正能量和离不了,是我势单力薄地孤军作战,结果只有一个,我是无法很久很直地举着那面旗的。小杨果断地离开了,不是他的政教主任经验,是他的教学能力。他去过省级老大中学,那里给了他自信和快乐。八点上班,五点下班,没有学校的档案制造,没有学生的违纪管理。他走进那个七十个人的班,一节课他讲的不自在,竟然没有人因为睡觉、玩而让他维持课堂纪律地思想工作教育。两个班一百来号作业,批改起来是轻轻松松,因为错的很少。他几乎可以闭着眼睛,对勾到底,英语考试的均分是百分以上。家庭环境优越,家庭教育重视,孩子的习惯,孩子的作业,家长有时候都走在了老师前面。他笑着告诉我,说那个学校的政教处几乎是和违纪距离很远的。一年来,次遇到政教处处理学生打架,是两个高价择校生的打架。看着那个主任的不知所措和优柔寡断,他说,他想起了我。真想给那个主任说,别找警察,找老闵。 因为人事关系,他在这学期调入了另一所重点中学。这是他满意的环境,勤奋的员工作风,朴实的校园文化。这里,离他的家是一条不长的直线,只是多了车辆和行人,有了两个红绿灯。有时开着汽车上班没有步行快,更不能和自行车比。上班的拉近和时间的缩短,让他有个更多的时间照顾他的女儿。想当年,早晚不见太阳地坐在二路公交上,白头发多了,血压高了,和女儿一起的时间少了。小杨是个朴实而安逸的人,也使那时我偶尔会越权,也使他一起想去个离家近的地方。他是位全国获奖的数学教师,当年去过兴庆区的一所普通高中,没能留下了,西夏区也无法留住他,他来到了一所重点高中。他说,在那里的工作也很自信和快乐。带着一个重点班,兼着政教处的干事。我笑了,主任当干事,大材小用,他的性格不会有“降职精神综合征”的。又一想,是常务副村长当了县委秘书,待遇提高了,也有了基层工作经验。当遇到伯乐时,给个县长也是可以坐住的。面对面办公的两个哥们,他说看着我的日志,了解着他怀念的地方。他希望我能将自己的文章结集出版,走出一条自己的路。那就是薄弱学校,农民工子弟教育专家的路。还是兄弟了解,就是我的想法。高中学校政教处有六个干事,有四个心理教师参与政教工作。我们呢?有几个?几个能参与?我想过离开,我去那个没人进政教处的学校,看报喝茶,没几天会被踢出来的。几天来,我又去了几个农村学校,那里的学生,那里的老师,那里的学校,又给了我另一个角度的思考。总结自己的教育方式和思想,发挥自己的正能量给学生,给教师,给教育。 我只能是我,我就是我。

集成墙板厂家
恒指期货开户平台
维娜芬有效果吗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