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江信息港

当前位置:

外资高价介入粮食产业链或成粮食安全隐患粮

2019/05/22 来源:阳江信息港

导读

外资高价介入粮食产业链 或成粮食安全隐患_粮食及制品1 2 下一页(图片来源:国际先驱导报)外资以产业链优势争购中国小麦、大米

外资高价介入粮食产业链 或成粮食安全隐患_粮食及制品

1 2 下一页

(图片来源:国际先驱导报)

外资以产业链优势争购中国小麦、大米固然可虑,但对中国粮企而言,师其长技、打造自己的产业链显然是更积极的做法

《国际先驱导报》金微、黄和逊、郭远明发自北京、南昌 在江西抚州农村,一望无际的稻田泛着金黄,一些农民正挥镰收割。

“稻米还没成熟,就有人来定粮,确实少见。”对临川区东馆镇农民来说,源源不断到镇上来的购粮者让他们喜上眉梢,村民们对今年晚稻卖个好价钱充满信心。

外资高价介入

有赣抚粮仓之称的抚州,每年产粮50亿斤,向国家提供商品粮20亿斤以上,这在产粮大省江西位列前茅。抚州市粮食局预计今年产中晚稻粮30亿斤左右,商品粮15亿到18亿斤。

抚州粮食市场往往是江西省粮市的一个风向标。经历了今年早稻的“抢购忙”,抚州农民纷纷开出了比往年高出十几元甚至几十元的心理价,不少农民在采访中表示“少于100元就不卖”。

而在江西新干海珠米业董事长邓库皮看来,今年的开秤价可能会比农民100元的预期更高,因为晚稻历来供不应求,“今年早稻开秤是105,估计晚稻不会少于110。”

往年的秋粮市场上,国企六成,民企四成,皆大欢喜。但今年形势大变,国际粮食巨头益海嘉里强势参战。

江西粮食加工龙头企业金佳谷物在赣中地区的负责人闵武林说,益海嘉里已经在江西建了一个日加工大米600吨的大米加工厂,远期要达到1200吨大米的能力,并将主要的目标定在了中晚稻的收购上,“由于国外粮食主要争夺晚稻,晚稻的收购战将更加惨烈”。

在收粮大战中,无论是那一路的买家,拼的都是价格。但外资的价格战,不仅打懵了粮企,就连当地农民也觉得不可思议:“他们高价收购粮食,如果一般收购价是96元,外资就出98、99元,说有多少要多少。”

今年早稻收购时,抚州金溪县国有粮食购销公司和中央储备粮金溪直属库还没有入市收购的情况下,位于这个县的外资粮商益海嘉里粮油食品有限公司早在8月1日就率先挂牌收购早稻,每百斤出价98元,既高于今年国家制定的每百斤93元的收购价,也高出去年同期江西早稻收购价,还高于目前早稻的平均收购价。益海嘉里去年6月才入驻抚州市金溪县,这一役让它在抚州威名大振。

在今年早稻收购中,国储收购和市场收购已经平分秋色。江西省粮食局8月15日的收购量统计显示,全省国有粮食购销企业收购量是5.8亿斤,其他购销企业是4亿斤。

和此前北方小麦收购形势相同,外资粮食企业大多开秤早、出价高,收购较为活跃。在抢粮大战中,国储粮食企业的弊端进一步暴露。江西抚州市粮食局副局长张绍义说,粮食企业特别是国有粮食企业执行国家政策稳定粮价,认为早稻价格过高不愿收。

据此,中储粮金溪直属库主任饶胜平认为,面对实力雄厚、嗅觉灵敏的外资粮商,国有粮食企业和其他民营加工企业或将生存艰难。而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副院长郑风田认为,参与的粮食企业增多,其背后代表各自的利益集团,他们会放出各种声音,混乱的声音将增加国家宏观调控的难度。

中小加工企业面临倒闭

目前,抚州市有粮食加工许可证的粮食加工企业有213家,年加工量能力有五六十亿斤。加工能力已经超过了粮食产量,很多企业面临无米加工的境地。

私营粮食加工企业主张小英说,现在工厂每斤优质早稻加工成大米有3.7分钱利润,但普通大米则要亏损0.3分钱,“粮价太高,只有停工”。

我国米、面、食用油三大粮油市场中,只剩下大米加工市场还是处于零散的竞争状态。但今年以来,江西市场的外资粮食巨头益海嘉里、国有企业的中粮和中储粮,以及一些农业龙头企业都纷纷上大米加工项目。

“小工厂往往竞争不过大企业,原因在于控制粮源的资金不足、规模不大。掌握粮源比市场开拓更为重要,”闵武林说,与其他粮食品种的技术、加工成本、产品质量洗牌不同,“大米洗牌就是拿粮源洗牌,没有原料加工企业就要关门。”

有专家称,整个江西现有超过2000家的大米加工企业,大部分将倒闭或停产。抚州市粮食局副局长张绍义也认为,外资企业无论设备、管理、资金都十分雄厚,这些中小企业如不改进的话将面临淘汰……

不过,外资设定的对手并不是中小企业。例如,为了与国内大型粮食企业竞争,益海嘉里采取盯防战术,基本上是中粮米业在那建粮食加工厂,益海嘉里就会随之跟进。

1 2 下一页

肖恩·马登(Sean Madden)的超现实主义雕塑
甘肃静宁县塌陷发生36级地震震源深度0千
新華社 -“芙蓉國”里產業興 山鄉巨變氣象新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