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2008在感性并理性中报道服装业

2019-01-31 07:32:58

2008,在感性并理性中报道服装业

又到了回眸与盘点的一年。驻足的瞬间,这才发现,没有往年非黑即白的明朗基调,这一年的天空是如此阴晴不定,太多大喜与大悲了,它们在跌宕与变奏之间搅动着我敏感的内心。显得异常冷静的却恰恰是桌上的那本台历,它以刻不容缓的姿态,悄悄地翻过了一页又一页。 还记得发生5 12汶川大地震的那段时间,每天我都会与家人坐在电视面前,红了眼眶,端着饭碗,却久久无法下咽。那个时候,我每天也是这么看着桌上的台历,感叹时间的决绝与金贵。还是次,它们与“非生即死”之类的命题直接关联,以略显残忍的方式,让我们体味生的意义,以及大爱的刻骨无私。 几乎是在时间,佩戴着自制小白花的部同事们组织了抗震救灾的系列报道,“产业报”所肩负的天然使命,让我们把目光聚焦到了业内纺织服装企业在地震中的一举一动———它们中间不乏受到重创的企业,但它们积极自救,力复元气的态度与能力让人钦佩;不得不提的是,总是有那么多那么多义无反顾地伸出援手的企业,这些平日里精打细算的品牌企业们,它们将大把的支票和成箱的衣物风风火火地运送到那片泪水横流的土地,而在接受采访的时候,一句再简单不过的“这是应该的”,让我们握着听筒的手久久不愿放下。 似乎已经成为一种诉说的本能,我在深夜写下这样的字句,即便这些字句终未能见报———“我们真的没有心情和力气再去包装自己的情感。谁能将谁感动,又值得谁去炫耀?而本身,它也不再把俘获观者的泪水当作自己的战利品,它24小时无法合眼,必然也是因为对那片遭受重创的土地饱含情感。” 真的,作为产业媒体人,我们一直在努力摒弃那种无法赶赴灾难现场的“无力感”。也许,这个时候,能够真实地、恳切地、善意地传达这个行业内积极的一些动作、本真的一些愿望,以及深沉的一份,才是我们真正的擅长以及存在的价值。 不仅仅是地震。2008年,这一年真的给予了我们太多的情绪波动——在过去的一两个月里,“金融海啸”、“拐点”、“十字路口”、“洗牌”、“转型”……种种充满着变数以及挣扎意味的词汇,在纺织服装大中小企业的若干故事版本中睁大了眼睛,苦苦寻求着“阵痛”后的声啼哭。作为产业媒体人,我们再度置身于时代的漩涡之中,这样的情感变得异常强烈——我们更希望成为奇迹的见证者,而非悲剧的聆听者。 但时代的进化规律就是这样,它的足音一定是由那些悲喜交织的音符奏响。还是上个月,我拨通了曾经一位采访对象的,那是广东的一家贴牌加工企业,老板生性很是豪爽,属于那种一杯酒下肚无话不谈的类型。可是这一次,当我试探着问他是否受到金融风暴影响的时候,他的闪烁其词让我心生一些不祥的疑窦,果然,再一追问,他已深陷在资金链的淤泥中左右为难。 再一次,我凝视着桌上的台历发起了呆,不过是一年前,他指着对面光洁如新的一座高楼,踌躇满志地对我说,“你看吧,明年我们就会把那幢楼买下,到时,我会请你到新的办公室里喝普洱”。而如今,劳动力成本上升、汇率风险、动荡的外部金融环境……多重风险因素的叠加终让他不得不背弃当年的承诺,身边的朋友成为了诸多变局真实案例中的一个,我的内心未免有些失落。 这个时候,作为产业媒体人,我们能做些什么?和企业一起悲天悯人么?这么做或许会让我们看上去和他们走得更亲近,但是,仅仅有感同身受的切肤之痛是不够的,我们当不了救世主,但是,我们必须尝试请来专业的医生,给我们的企业开出有效的药方。其一,在多重因素的叠加面前,有没有依然存在免疫力超强的企业,行业的两极落差是否客观存在? “应该看到,虽然多数企业遇到了困难,但我们仍有1/3的企业保持了较好的发展。今年1~8月,行业1/3的企业销售增长24%,利润增长33%,平均利润率为8.3%;7%的企业(3198户)销售增长27%,利润增长52%,平均利润率达到15.4%。”中国纺织工业协会会长杜钰洲给出了这样响当当的数据。这表明,一定有一些榜样的力量可供借鉴。 其二,它们的免疫力在于它们的“常态”,我们看到——这些企业非常乐意将自身当作生命体来看待,它们懂得强身健体,从不讳疾忌医,略有微恙,便懂得对症下药:产品研发的精益求精、品牌文化的价值挖掘、营销手法的推陈出新、终端渠道的理性收放、人才队伍的不间断培养……各种恰到好处的食补、药补让它们在平日里练就了一身铮铮铁骨,以至于在飓风来临之时,反倒有了几分“顺风顺势”的悠然。 其三,是否我们更应该回归到那些对于“常识”的认知?金融危机其实更正的就是这样一种“常识”,在付出劳动成果之前先行享受劳动成果,这是不是一种健康的逻辑?同样的“常识”在于撇开07年对那些花里胡哨商业模式的狂热崇拜。此时,我们并非想对商业模式的创新说三道四,只想理性地说一句——只有真正“赢利”了,获得“利润”了,这个“商业模式”才能作为一种“赢利模式”得到消费者价值的认可。否则,它只是一条含有创新成分的思路,可以摆在学者们的案头,但却不能写到商学院的教科书里去误人子弟。同理,对于中国纺织服装企业的运营来说亦如此,“赢利”是一个企业存在的基本保障,除此之外,任何如日中天的“名声”与“名份”都不过是浮华之物。 即将搁笔之际,突然发现自己实在是典型的“双鱼座”,开篇的感性与渐入的理性让自己成为不折不扣的矛盾综合体——或者,这也是我对自己职业心存感激的一个直接理由:可以感性,也可以理性,这个产业在不同语境下折射出不同的切面,的确让人心驰神往,欲罢不能。 而情绪的起伏,权当作我对即将过去一年的一个交代——我将自己的悲喜忧欢融入到它的内核,而这个霓裳飘飘的美丽产业,同样也回馈给了我绵延深厚的情感体验,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作为产业媒体人,我很知足。

烧纸炉
抛丸机价格批发价格
河北岩棉板报价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